返回

沈少,你媳妇又跑路了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22章 徒手测孕不存在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[150中文网手机站:m.150zw.com]150中文网m.150zw.com    江桐只是笑了一下,点头回道,“我会的。”

    



    说着,她便伸出手,打算将安全带解开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可刚有所动作,就被沈南臣给握住手腕,“我帮你。”

    



    话音未落,却被江桐一巴掌呼开,她手打在他手上时,发出清脆声响,两人都愣了愣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江桐呐呐张嘴,她是因为紧张而导致的条件反射,想要解释,又不知道从哪里说起,她扶着额,稍稍退下的难受又重新爬起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她快速解开安全带,推开车门就往别墅旁边的大树下跑去,一到地方,顿时就吐了个昏天黑地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她今天原本就没有吃多少东西,那点早餐早就已经消化完,如今吐出来的全是酸水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沈南臣看着心疼,他解开安全带,跑到江桐身边,轻拍她的脊背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他眉头拧起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江桐扶着大树,待胃里没那么难受时,财气若游丝的回答,“有点难受。”

    



    沈南臣薄唇微抿,将从车上拿下来,早已经准备好的水递给她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江桐接过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她尝试扭开瓶盖,可身子过于疲软,拧了半天都没有打开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沈南臣夺过,轻易拧开,然后还给她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江桐又道了一声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



    她猛灌了一口水,将嘴里苦涩的味道漱掉,心情才有一丝丝好转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沈南臣看着她苍白的脸色,“你明天去医院检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



    江桐摇头,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你都这个样子了,还说不用?”沈南臣眼中满是不赞同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江桐却异常坚持,“我只是吃凉了,没事。”

    



    她不用在这个话题上,同沈南臣发生争执,她快速掐断,“刚刚吐完,身上一股怪味,我要去洗个澡。”

    



    说完,也不管沈南臣是什么样反应,就避开他回到卧室,将自己关在浴室当中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江桐茫然的环顾了一下四周,然后将衣服脱下,打开热水器的龙头,近乎机械的站在水流下面洗澡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而沈南臣站在门外,望着江桐离去的方向,脑海中满是她若无其事的背影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他薄唇微抿,眼中的怜惜附着一层不易察觉的寒意,江桐有事情瞒着他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半响,他掏出手机,给助理打去电话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刚被接通,他二话没说,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查一下,今天江桐都和谁有过接触处。尤其是特地来公司找她的。”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好的,总裁。”

    



    助理刚答应下来,沈南臣就直接把电话挂断,他上楼去看了江桐,她已经洗完澡,躺在床上,闭着眼休息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沈南臣到嘴边的话语,又咽了回去,他悄悄退了,出去没有惊动她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次日,沈南臣醒来时,江桐还在睡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他便下床洗漱,待整理完毕,却发现她还在睡,便打算叫人叫起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收拾刚触碰到江桐的身体,就被那灼热的温度烫的一愣,她又发烧了?

    



    沈南臣眉头皱起,他刚要收回手,让她今天可以好好休息,她就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现……”江桐张口,想问问,现在几点,可嗓子又干又痛,半个字都没有吐出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她探了探她的额头,大脑也有些昏沉,她看向他。虽然没有明说,沈南臣去明白她的意思,他点了点头,“你又发烧了,今天好好休息一天吧。”

    



    语调不容置喙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里面还含着些许薄怒,他在生气,气江桐没有照顾好自己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江桐被烧的有些糊涂,看人也透着几分不真切,反应也比平常慢了几拍,半响,才明白过来沈南臣话语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表示拒绝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上次请假,就闹出了不小的事情,江桐不想再节外生枝,不然她和沈南臣之间的事情,估计也就瞒不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沈南臣瞪她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江桐极其坚持,根本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沈南臣叹息,率先败下阵,他下楼,给江桐倒了一杯水,又拿了退烧药,喂她吃下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有了水滋润,江桐喉咙舒服不少,虽然仍旧难受,可好歹能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沈南臣心疼,却未曾表现的太过于明显,只是问,“你以前多久生一次病?”

    



    短短一个月,反反复复,都已经发烧三次,怎么想也不对劲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江桐抬眸,眨了眨眼,然后忍不住扶住脑袋,感到头晕,那股熟悉的难受,又一次爬上,她又想吐了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江桐匆匆穿上拖鞋,快步跑到洗手间,掀开马桶盖,一阵干呕。她胃里现在是一点东西都没有,什" [150中文网手机站:m.150zw.com]
[章节分页: 1 2 下一页 尾页 ]
第1/2页,5000字/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